翻頁   夜間
思路客 > 欽差大人駕到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九天玄女(一百一十六)

第一百六十二章 九天玄女(一百一十六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http://www.pzcf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事發突然,岑十三并沒有立即審問陳二,而是將人帶下去好生看管起來。

    “單獨關押,兩名人犯都要看管好。”

    他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另一人并沒有行刺,只是被此人裹挾的。可以放人吧。”增壽試探著問。

    岑十三笑了笑:“你想讓我放了他?”

    “既然和此人無關,放了也無妨。”

    羅凡在一邊也說道。

    “寧可錯殺不能放過,此人就算沒有真的動手,那也是有行刺之心的,這樣的人如何能留下。”

    岑十三說的大義凜然。

    增壽急了,他本來講事情想的簡單:懷疑白嘉年可能有陰謀,便吩咐易容躲在人群中的柏師爺見機行事。柏師爺便將計就計演了一場戲,將陳二騙過,認定他是可以利用的人,帶著他來到郊外等待下手機會。柏師爺裝的唯唯諾諾,普通百姓可不是就是膽子沒多大的人,陳二一再給他灌迷魂湯,說什么只要行刺了欽差,他家的冤屈就能被朝廷知道,為家人報仇這可是至情至孝的人,朝廷一定不會追究他,還會封賞的。

    這時代的百姓沒讀過書,聽話本中有這樣的忠勇之士都能得到朝廷封賞,陳二一番話說的天花亂墜,柏師爺答應著,裝作被騙激動的眼淚汪汪,時刻準備著見機行事。

    那會他跪下去,從懷里摸出匕首,增壽叫他起身時他摸出懷里匕首作勢扎向增壽,白嘉年站在一邊,聽到增壽大叫,心里得意,忽然就在此時,彎著腰的增壽猛地往前一探,他只覺得腹中一痛,低頭看一把匕首已經沒入腹中,而增壽已經直起身子,盯著他的眼光冰冷。

    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間發生,柏師爺眼看著增壽出手穩準狠,一刀扎向白嘉年,而那陳二沒等反應過來就被柏師爺喊叫著是兇手給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銜接的天衣無縫,但也冒著極大危險,柏師爺稍微膽怯就可能前功盡棄。

    增壽對柏師爺的表現是非常滿意的,當然要竭盡全力撈他出來。岑十三卻像是故意為難,說什么都不同意放人。

    增壽急了,瞪著岑十三:“十三,你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岑十三微微一笑:“我為你安危著想。”

    羅凡剛要說話,有士兵過來道:“大人,白公子的隨從說有封信要交給羅將軍。”

    羅凡愣了一下:“什么?給我的信?”

    “說是昨晚白公子親筆所寫,一定要面見交給羅將軍。”

    岑十三看了羅凡一眼:“那就將人帶上來吧。”

    隨從進來,先給三位大人行了禮,然后紅著眼睛道:“羅將軍,這是我家公子給你的信,公子說他若是有什么不測就讓我將這信交給你。”

    洛凡看看岑十三又看看增壽接過信,增壽強忍著要湊上去看的想法,嘴角抽搐:“你們還真是好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羅凡也納悶,昨天和白嘉年也見面了,他忽然又給自己寫信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打開信,皺著眉頭看完,增壽低聲道:“寫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羅凡搖搖頭:“沒什么。”說著竟然將信撕碎,團一團塞進懷里。增壽伸手去搶,羅凡道:“人之將死其言也善,你何必非要看呢。”

    增壽大怒:“他竟然叫人行刺我,現在自作自受,什么其言也善,善個屁,這是報應,罪有應得。”

    羅凡嘆口氣:“人都死了,你也說是報應了,何必揪著不放,哎。”

    增壽大怒:“呸,謀害朝廷欽差,死了也得鞭尸。”

    他是徹底被羅凡激怒了。口不擇言。

    羅凡看著他,目光中隱隱有淚光閃動:“小六,聽我一句勸,別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增壽氣的直接就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岑十三看了羅凡一眼,搖搖頭道:“白嘉年是厲害,人死了還要上點眼藥,他的信上到底寫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說,這是他的囑托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此人心機很深啊,做好了兩手準備,就算自己出了事,你和增壽也不會和睦相處,讓我來猜一猜。”

    羅凡眉頭緊皺,不想和他啰嗦,就聽岑十三忽然說道:“白嘉年一定對你和盤托出了增壽的身世,還勸你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羅凡整個人一抖,驚訝地看向岑十三,他忽然又明白過來:“原來……這一切你都知道,白嘉年對小六不利,你是不是也知道?你表面上對小六好,關心他,其實……其實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死!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在乎他,我之所以由著白嘉年胡來是早做好了準備,今日就是柏師爺不出手,我的人也會阻止刺客。”岑十三直盯著羅凡,“你呢,你能幫他什么?想必白嘉年的信上又都是滿篇的忠君報國忠于朝廷除掉增壽吧?“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王侯將相寧有種乎?更何況這還是如假包換的先帝骨血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他不是嫡出正統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坐的那個是?哼,不也是庶出的,誰比誰高貴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女子又能如何?女帝這種,過去又不是沒有過?”

    羅凡整個人都呆住了,伸手指向岑十三:“閉嘴,這都是叛逆之言,再這樣下去,你們整個岑家都要被連根拔起,大逆不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說岑家就能安穩度日?你也知道,現在坐在這個位置上那個孩童有什么本事?兩宮不也是女子,她們可以做的事,他也能做!讓我來告訴你九天玄女的意義,那就是天選之女,命中注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是瘋了。”

    羅凡睜大眼睛,彷佛不認識地看著岑十三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會如何?繼承白嘉年的遺志,將隱患消滅?怎么做?殺了他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會這樣做,我怎么可能對小六不利。”“對他有利就要對你的朝廷你的皇帝不利,你會如何?”

    岑十三寸步不讓步步緊逼。

    羅凡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岑十三哈哈大笑:“逃避不能解決問題,我和你不同,我會將一切用雙手捧著送到我喜歡的人面前,他想要的我都會給他,他不敢想的我也會給他。”

    瘋了!白嘉年瘋了,岑十三也瘋了,這些人……都瘋了!羅凡大步往外跑,他不想聽,這都是大逆不道的話,聽了會污了耳朵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爱棋牌平台
抢庄牌九玩法 时时彩后二稳杀两码 云南时时开奖号 pt电子游戏户 百万棋牌娱乐app下载 黑桃棋牌 大乐透走势图表 时时彩玩法 打印软件免费版 重庆时时龙虎计划 广东时时几分钟开奖 时时彩阶梯倍投十连挂 上下娱乐棋牌 黑龙江省11选5_ 打庄技巧视频 99会所